阿洌洌洌洌洌洌

叶莫不拆不逆么么哒!

【全职】【完结】[喻黄]风花雪月(01)

已完结。

全文地址 


*喻道长和松鼠黄的故事脑洞来源 @米洛的葫芦里有道长 

  *大概会OOC

  *应该不会日更【。

  *写了黄少画风就像脱肛的野狗一样追不回来了【。

=============================================================================

  长乐镇虽处西南崎岖处,然青山环绕,古木苍郁,镇中更有阴阳湖天然而成形如太极,背倚灵山符岭,侧临流江,流江更分支流穿长乐镇而过汇入阴阳湖以保湖水终年不竭。

  符岭山灵气充沛而精怪盛行,曾有炼化成妖的猴精为祸一方,终被云游而来的道长以符咒困住抽其修为放归山林。道长见此地清气醇厚阴阳调和适于修行,遂筑玉清观于阴阳湖旁,广收弟子论道讲经,是而道教于长乐镇起于微末终至鼎盛。

  初春时节,河水破冰,花枝抽芽,而空气中尚有未散的寒气。伴着悠长的晨钟声,玉清观的弟子尽梳洗毕至大殿早课,朗朗诵经声不绝于耳。

  “幡悬宝号 普利无边 诸神卫护 天罪消愆”喻文州慢悠悠的默诵着落幡咒,手也不住的比划着。

  “喻师兄你怎得还在背诵最基础的落幡咒,以你之力,当可学习更高深的符咒。“身后的师弟一脸的疑惑的问着喻文州。

  ”时常默记,当可不忘。“喻文州也不折身,就这样回答了身后的师弟,手中的动作也不停下。

  喻文州乃玉清观玉清真人座下弟子,早年初到道观时虽较常人刻苦,但天资尚缺。道家讲究以符咒制敌,因而能迅速掐诀落下禁制乃是关键,然喻文州起诀落符均不及他人,当下便被判定难成大器。他却并未放弃,仍清心苦修,终在每年一度的弟子比试中胜出归入玉清真人门下。他掐诀时虽不够疾却真气绵长,符咒法力更甚同门,能以慢打快封其退路,于阵法甚有心得更能摆出奇阵以守待攻。因其尚及弱冠便有此修为更得玉清真人倾囊相授,早已被同门尊为第一人。

  下了早课,众人三五成群的离开了。喻文州也一人从偏门离开向后山走去。后山古木成林,清幽僻静,他常在此思索新的符咒。今日却觉艰涩,苦思仍不得果,只得随手写下几个防身的符咒置于身周,闭目打坐起来。

  喻文州专心打坐并未发觉身侧的松树上传来吱吱声,吱吱声渐弱又换为物体摩擦过枝干的声音。尚未能化形的松鼠精黄少天此刻拉拽着几颗松果艰难的向下爬行着,不能人言尚未开启话唠技能的松鼠精碍于有人在旁连吱吱声也只得吞下肚去,专心的致力于搬运大业。眼瞧着洞穴近在咫尺,一个不留神就让一颗松果跑到了打坐的道长身旁。他只得先将剩下的都搬进洞里去,却仍舍不得丢落的那一颗。贪吃的松鼠精看着那颗又大又饱满的松果默默地流了一地的口水,终于还是下定决定去捡回来。收起尾巴,足尖点地,松鼠精迅速的跑到松果旁见道长并发觉捡起松果转身又迅速的跑进洞里去,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然而倾心美食的松鼠精并未发觉尾巴上多了一张符咒,只开心的吱吱叫着向洞深处跑去了。起身的道长发现符咒少了一张也并未在意,只拾起剩余的符咒转身离开了。

  春去秋来,道士潜心修行,修为更进一阶,也除过几只为祸一方的妖孽,更得师门信任,长乐镇的人也都知道玉清观新一辈中有个俊俏的道长,平时总是笑着却修为高深,谁家被精怪吓着了也总向道长求一纸安神符,当晚便能好眠了。而贪吃的松鼠精在今天是采松果采松果还是采松果呢当然是采松果了的自问自答中终于发现自家洞穴再也堆不下更多的松果了才迫不得已的去修炼了,终于也勉强可以维持几个时辰的人形了。这可苦了后山的精怪,以前好歹只是吱吱声扰的黄少天洞穴方圆十里再没有松鼠精敢安家,这下可好,只要黄少天化了人形,方圆十里再没有精怪出没,黄少天只能对着洞穴里的松果发牢骚了。

  这日天朗气清,因为雨季暂歇的集市也总算开张了,各类小吃摊挤满了街道传来诱人的香味,黄少天也着急的化了人形风风火火的奔向了集市。而此刻喻文州也刚刚到东边李家解决了狐妖作怪的事件正在返程途中。

  ”这个糖葫芦真好吃,那个糖糕看起来也很好吃的样子,哎哟,这个豆花真嫩!“黄少天一手糖葫芦一手嫩豆花,却又看见前面小吃摊的糖糕犯起了馋。一路吃着逛着吃的眼睛都眯缝起来的松鼠精却不知道他的尾巴早已经悄悄地露出来了,在身后愉悦的一摇一晃撩的看见的人想去摸一摸。默念着新的符咒口诀的道长突地看见前面一个棕黄色的东西一摇一晃还带着点微弱的金光,细看却是条松鼠尾巴,上面还带着张符咒,这符咒上熟悉的符文可不就是他常用的防身咒吗。略一思索后,喻文州就想起了数月前自己丢失的那张符咒,原来是不小心贴在这松鼠精的尾巴上被带走了。这松鼠精也真是冒失又大意,带走了符咒不说还贴了这么久,喻文州想着不由笑了起来。喻道长这前因后果都想了一通,前面的尾巴还在摇晃着,勾的他想上前去摸一摸再捏在手里揉一揉。向来因掐诀不够快被人诟病的喻文州这次却是极为迅速的将脑中想法付诸了行动。

  被摸住了尾巴的黄少天瞬间丢了手里的吃食想去捂住尾巴,嘴里也叫上了”谁摸我尾巴!“叫完觉得不对又想去捂住嘴巴却一处也没来得及。目睹这一切的喻文州笑得眼睛都弯了,顺势揉了揉手里的尾巴,揉完还在心里感叹了一句,果然和想象中一样又软又滑,这松鼠精也和想象中一样蠢啊,不过蠢得挺可爱的。黄少天可不管喻文州心里怎么想,被摸了尾巴可是大事!娘以前可说过,这尾巴是只能给未来的媳妇摸得,还得是在成亲之后。黄少天倏地一下转身朝喻文州看去,嘴里也不闲着”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小爷我的尾巴是你能随便摸的吗,这可是留给我未来媳妇摸的,看你长得一表人才却行这腌臜之事,真是衣冠禽兽!“喻文州还在遗憾尾巴没来得及多摸摸,就被黄少天的能说震住了。他却不知,黄少天这是气急了,他平常更能说呢。不过转念间,他又不紧不慢的回到”哦,那你且说说你这尾巴上的符咒是怎么回事,我说我留给我未来娘子的符咒前些日子怎会遗失,谁料想却是到了你的尾巴上“



评论(14)
热度(33)

© 阿洌洌洌洌洌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