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洌洌洌洌洌洌

叶莫不拆不逆么么哒!

【全职高手】[喻黄]年少

BGM:年少

小学生友情向

喻文州和黄少天竹马竹马

==============================

喻文州读到七月流火时,阵雨初歇,阳光又大喇喇的透过香樟叶落了一书桌。

天刚放晴,空气里还带着湿润,黄少天风风火火的拿了篮球就往外跑,他是静不下来的性子,一整个夏天都消磨在了社区的篮球场,晒得像个煤球,笑起来的时候就只见齿间的一线白。

“文州我去打篮球了,你帮我把今天的大字写了吧哎嘿嘿~”黄少天的尾音消失在关门声中,喻文州抬头时只看见他踏着水洼一路跑远的背影。

喻文州看着窗外的香樟发了会呆,直到屋里的时钟发出叮咚的整点报时声,便将书桌上的书都收了起来,认认真真的写起了大字,明明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面上却是与年龄不符的沉静。

整个大院的家长都知道喻老师家的小孩性子安静又聪明乖巧,年纪虽小却很懂礼貌,见了长辈总是乖乖的打招呼,在学校里也很得老师喜欢,每年的优秀学生表彰从来都缺不了他。隔壁家的小孩被老妈揪着耳朵从游戏厅里带回家时总是被教育,你这死小孩你就不能学学人喻文州吗,你看看喻文州的书法又在某某比赛中得了奖,你怎么就学不乖呢。

喻文州写完最后一张大字,将纸上的墨迹轻轻吹了吹后就晾在了书桌上,此时桌上已经铺开了十张写满了大字的字帖。

夕阳的余晖将房间映照出了橙色的光晕,喻文州刚刚把大字收进书包,就听见钥匙开门的声音。黄少天碰的一声关上门,踢了鞋子就栽倒在了沙发上,浑身都带着运动后的疲惫。

“少天,喝点温水。”喻文州将杯子递到了黄少天的嘴边,黄少天仍是懒懒的样子,也不接过水杯,就着喻文州的手就喝光了满满的一杯水。

“文州,我今天又进了好几个球!隔壁班的小胖子还说想和我学投篮,不过今天太晚了,我答应明天教他。你等等我啊,我去冲个澡我们就去爷爷家吃晚饭。”黄少天说完就一头扎进了洗手间,嘴里哼着不成调的曲子,又渐渐被水流声盖过,只零星听见几声音调。

 

“文州,你下次别吃饭前把大字给爷爷了,不然他又拉着你说个不停,饭也不让人好好吃,还要顺带教育我。不过今晚的鱼香茄子真是好吃啊,我都忍不住多吃了一碗饭!还有,下次你把爷爷给你夹的胡萝卜扔我碗里的时候要动作快点好吗!今天要不是我反应快差点就被爷爷发现了,我差点呛到,真是吓死了!”饭后散步永远是黄少天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喻文州偶尔搭腔几句的模式。不过他们从小都是这样相处,喻文州总有耐心听黄少天说着漫无边际的话语,而黄少天唯独愿意与喻文州分享他所有喜欢的事物新奇的见闻,同一件事说上好几遍,他仍是说的兴致勃勃,喻文州也未见不耐。

昏黄的路灯将小路照的不甚分明,朦胧了街沿边肆意生长的灌木,朦胧了篮筐下无人认领的篮球,只有少年人稚嫩的声线清晰地响彻在夜里,惊落一树的繁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迟到了,文州文州快起来都八点了!!!今天毕业典礼啊昨天老班千叮咛万嘱咐说一定要在八点半在学校礼堂集合!”黄少天刷的掀了被子只穿着条小内裤咚咚咚的跑到衣柜前将制服拿了出来着急的穿上,慌张间扣错了一颗扣子都没发现。

喻文州接过黄少天手里的制服却没着急穿上,先将黄少天扣错的扣子全部解开,又认真的重新扣上,“是谁昨晚上兴奋地睡不着还非得让我把今天发言的稿子背上好几遍的,还美其名曰说是怕我今天上台紧张先提前演练一遍。”喻文州将黄少天的扣子扣好又帮他把衣领理好,才将自己的衣服穿上,“别着急,我们把早餐带着在路上吃,时间还来得及。”

黄少天挠挠头,嘿嘿的笑了笑,他仍是笑的见牙不见眼,露出颊边的两只酒窝。

“文州,我比你高。”黄少天伸手比划了几下,他从小爱打篮球,自然发育的要快些,已经比喻文州高出了半个头。“所以应该我照顾你嘛,哎,你什么时候也让我安抚一下你呢?”黄少天颇为苦恼的看着喻文州。

“等你什么时候能自己写大字了,或者能不穿小黄鸭内裤了,晚上能不抢走我的被子了.......”

“哎哎哎,文州你别说了,我们快点洗漱吧,不然就迟到了!”黄少天急忙打断喻文州的话,故意迈开大步往前走,“不过我打篮球打得很好,我还可以把欺负你的人打趴下!”黄少天扒着门框不服气的说到,还朝喻文州做了个鬼脸。

喻文州一脸无奈的看着黄少天,他不过就是幼儿园的时候身体太弱被大班的大胖不小心推了一下,黄少天就急哄哄的打落了大胖的两颗门牙,这事他居然记到了现在。喻文州忍住扶额的冲动,他怎么不知道黄少天的记忆力这么好,那下次黄少天背不出课本他可不会在旁边提醒了。

 

“尊敬的老师.....”礼堂的灯光闪的人有些睁不开眼,喻文州眨了眨眼仍是看不清台下的人,被自己的声音包围的感觉有点奇怪,不过却并未引起什么不适,他轻松地背诵出早已烂熟于心的发言稿,气息均匀,声音平缓。

人潮渐渐散去,门口的花篮里的百合被晒得耷拉了下来,黄少天揪了一把满天星在手里,递给刚从礼堂里走出来的喻文州,“文州,毕业快乐!你刚刚讲得真好,你看到我在下面鼓掌了吗?我手都拍红了!”黄少天说着还把空着的那只手朝喻文州晃了晃,“前面领导讲话我都快听睡着了,不过一听到你的声音我就醒过来了,还把旁边的人吓了一跳呢。“

喻文州接过黄少天手里的满天星,笑着说到,”走吧,我们去逛逛校园吧。“

黄少天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将脚下的小石子踢得到处乱飞,”文州,我们一个小学,也一个初中,高中也会一起吗?书上说,好朋友会一直在一起,我和文州是最好的朋友,会一直在一起的吧?“黄少天突然转过身来,小脸被晒得红扑扑的,额头上也满是汗,却眼神认真地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突然认真起来的黄少天,也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将手在裤子上擦了擦,紧紧地抓住黄少天的手,”喻文州和黄少天是最好的朋友,会永远在一起。“说完咧开嘴朝着黄少天大大的笑了一下。

黄少天也抓紧喻文州的手,朝喻文州笑得露出了酒窝,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恩!“

年少的誓言,像破茧的蝴蝶,跌跌撞撞仍飞向远方。

================

搞了20多分钟终于会了怎么把链接变成我想打的字【心累

评论(8)
热度(21)

© 阿洌洌洌洌洌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