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洌洌洌洌洌洌

叶莫不拆不逆么么哒!

【全职】[林方]初相遇

祝 @其叶蓁蓁 生日快乐=3=

方锐初到辞墨山时不过五六岁,还是懵懂无知的小娃娃,跟在陆压道君身后瞪着圆溜溜的一双眼,看山门觉得稀奇,看瀑布觉得稀奇,连林间鸟雀振翅都惹得他多看了几眼,小短腿哼哧哼哧地登上阶梯,连荷包里的麦芽糖落了一地都没注意,奶声奶气地问陆压道君,”师父,我以后都住在这吗?“

陆压道君外出云游带回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说是见方锐根骨奇佳遂收入门下,转手交给叶修这个大师兄代为管教便又房门一关闭关清修了起来。

陆压道君房门一闭自是落了个清闲自在,只留着门外的叶修和方锐大眼瞪小眼。叶修掐着下巴想了半盏茶时间,抱起方锐夹在胳膊下一路疾行到了后院,连院门都没时间敲,直接翻墙破窗,啪得将方锐扔在了林敬言的怀里。”老林啊,我看你最近好像挺闲的啊,不如在辞墨山多留些时日,正好我师父新收了个小师弟,你就帮忙带带,听说你在无量海将一帮师弟管教的服服帖帖的,我就把我小师弟托付给你了。“叶修说完不待林敬言回答,又啪得从窗子飞了出去,只留下窗内的林敬言和方锐大眼瞪小眼,哦,不对,是大眼瞪蚊香眼,方锐早就被叶修这一路飞奔给颠得头昏脑涨眼冒金星,软软地趴在林敬言怀里,只来得及闻见林敬言身上清淡的竹香便晕了过去。

烛火昏昏,夜色沉沉。林敬言刚帮方锐掖好了被角,抬头便对上了方锐迷糊的眼神。林敬言背对烛火而坐,看不清五官,浑身温柔的气质却似触手可及,方锐蓦地抓住林敬言的衣角,脱口而出,“你是师父说的温柔师姐吗?”林敬言刚刚扬起的微笑僵在了嘴角,内心像是有一万个老子在讲诵《道德经》,脑内止不住暗骂陆压道君:陆压道君你到底是怎么把方锐拐回辞墨山的啊!别教坏小孩子好吗辞墨山还有没有靠谱的人了!儒雅淡定如林敬言还是忍不住.............炸毛了。

林敬言强忍住一拳头敲晕方锐再让他睡几个时辰的想法,耐心地给方锐解释师兄和师姐本质上的区别以及再三强调他是师兄这个事实。方锐捏着被角恩恩地点着头,大眼睛瞪得溜圆,认真地听林敬言说话,可耐不住旅途奔波劳累,不一会又睡过去了。林敬言讲着讲着就发现方锐的眼睛眨巴眨巴着就闭上了,只得无奈地住了口,又把方锐刚刚挣出被子的脚给塞回被子里才熄了烛火小心退出了房间。

 

 

清晨,辞墨山在啾啾鸟鸣声中清醒了过来,夜间下了场急雨,空气里还带着几分湿润。昨夜雨初下时林敬言便醒了,起身查看了隔壁方锐住的屋子的窗户闭严实了才又睡下,方锐看来是累坏了,不仅没有被雨声吵醒,还打着欢快的小呼噜。

林敬言修行素来认真,每日正卯时分起床晨修,诵经打坐,修真养性,数年如一日。辰时林敬言晨修结束回房,还未走进院子便被扑了个满怀,方锐穿着淡蓝色的入门弟子服,扎着纯阳巾,笑得见牙不见眼的向他问早,“林师兄早上好!”林敬言摸了摸他的头,也笑着回了句,“方锐早啊”说完了想抬脚往里走,却发现腿上还挂着个小方锐,方锐看他停住了忙紧了紧环抱的双手,急哄哄地说道,“林师兄,今早大师兄说让我先跟着你修习,我推开你房门一看你都不见了,我等了你好长时间你才回来,你可不能再扔下我自己一个人去修习。”说完还用委屈的小眼神瞅了林敬言一眼。

林敬言被方锐瞅得心里一软,边矮下身去抱起方锐,边温柔的安抚到,“师兄今早看你睡得沉便没有叫醒你,是师兄的错,师兄现在带你回房先教你《道德经》吧。”方锐双手抱着林敬言的脖子心里满满的都是开心,乐得大声的答了一句好。

林敬言在无量海时便常帮他师父教管年幼的师弟,他又很喜欢方锐,便尽心尽力的教着方锐,每日从起床时便叫醒方锐和他一起诵经打坐一直到掌灯时分吃过晚饭和方锐一起在院子里乘凉观星这一日的修习才算结束。

方锐每日一睁眼就看见林敬言,跟着林敬言打坐诵经,看林敬言和叶修比试,皱着眉头吃下林敬言夹给他的他不喜欢吃的青菜,晚上听林敬言给他讲星宿分布,过得十分惬意。他对林敬言很是依赖,自是乐得每天和林敬言待在一起。

转眼已过月余,方锐从磕磕巴巴念不顺《道德经》到终于可以把它倒着顺着都背得极溜,打坐时也不用林敬言时不时在他后背敲上一敲,拿着把小木剑也可以假模假式的和林敬言比划一两下,每次比划完还会蹭到林敬言身边问“林师兄我今天是不是有进步!”等得到林敬言的肯定才屁颠屁颠的去做其他事。

 

 

这日是例行的休息时间,林敬言和方锐来到辞墨山后山的瀑布下,瀑布声势浩大,还未走近便听见水流冲击岩石的刷刷声。方锐一个人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随手拽根草茎衔在嘴里咬了咬又呸呸的吐了出来,随口抱怨了一句真难吃。“林师兄你怎么走得这么慢!”方锐见林敬言落在他身后太远又转身来拽他。

林敬言任方锐拉着他走,在心里演练了好几遍才开口,“方锐,我师父来信了,让我速回无量海。”方锐啪得松开拉着林敬言的手 ,又回身紧紧抱住他的大腿,哇哇的哭了起来。

方锐一哭林敬言就手足无措起来,忙蹲下身用衣袖给他擦眼泪,又一通安抚加保证以后一定经常给他写信,没事就来辞墨山看他,绝对不会忘记他,方锐才不哭了,手里还拽着林敬言的衣角再三强调一定要不能忘了他。

方锐哭得眼睛鼻子都发红了,两个人也没了观瀑布的性质,林敬言抱起方锐慢慢地走回去,方锐像那天清晨一样紧紧抱住林敬言的脖子,心里默默地想等他长大了一定要把林敬言从无量海抢回辞墨山,一定。


用软萌的小方锐祝蓁蓁生日快乐么么哒=3=

不知不觉认识也两年多啦,从字幕组到全职一直不离不弃相伴相随wwww一直鼓励我写风花雪月面基还不忘催更我虽然我最后还是没写_(:з」∠)_

不知道说什么好一煽情我就手软_(:з」∠)_总之能认识蓁蓁成为很好的基友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以后也要一如既往的相亲相爱下去!

在国外好好照顾自己!等你回国面基吃吃吃!

评论(5)
热度(27)
  1. 其叶蓁蓁阿洌洌洌洌洌洌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萌!哭!了!好吗!!!啊啊啊啊啊啊啊继续写下去啊!!!这么软嫩鲜美多汁的小方锐根本把持不

© 阿洌洌洌洌洌洌 | Powered by LOFTER